今天是: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>粵北風情

何家與金匾

明朝正熏皇帝喜歡出游,民稱“游龍天子”,相傳有一年初秋,他選了一名錦衣衛跟隨,游覽江南。兩人扮成主仆,不日來到南雄珠璣巷。時近黃錯,投宿云來客棧。
晚上,他找店主閑談,聽聞店主說珠璣巷有一戶姓何的人家,五代同堂,和睦相處,功德在于何老太公公正無私,深受兒孫的孝敬,巷里的人都稱贊何老太公治家有方,決定去探訪何老太公。
第二天早上,正德皇帝吩咐錦衣衛買了一筐梨子,走去何家。只見何家大門敞開,里面窗明幾凈,壁無蛛網,地無灰塵。何家老少剛吃過早飯,正準備分頭干活,滿堂人聲,像個墟場,好不熱鬧。
何老太公九十高齡,慈顏善臉,兩耳垂肩,身體壯健,不用扶拐杖,健步走來迎接他們,一齊進入廳堂,分賓主坐下。一個孫手獻上茶來,彬彬有禮地說:“請喝茶!”
正德皇帝自稱是過路的客商,慕名前來看望何老太公,然后教錦衣衛送上梨子,說:“幾個梨子,不成敬意。”
“你們來看望老朽,深感榮幸,何須破費呢!”何老太公謙讓地說地過,卻沒有推讓地接下梨子。拿起一個梨子,邊吃邊說:“這是正宗的始興沙梨,真是皮薄無渣,爽口甘甜。”
他吃過梨子,隨即把筐蓋好,吩咐孫子提進后堂,說:“告訴大家,誰未經過我允許而擅自拿梨子吃的,我就掌他兩記嘴巴!”
正德皇帝見他如此自私,立即告辭,回到客棧,責備店主說假話。店主半信半疑地說:“何老太公變得那么自私,不可能的呀!”
正德帝說:“你不相信,陪我們再去何家一趟吧!”
下午,正德帝吩咐錦衣衛再去買一筐柑子,偕同店主來到何家。何老太公見正德帝再次訪,很是感激。
他收下柑子,笑逐顏開,把滿門老少叫來,把柑子分給各人一個。正德皇帝、錦衣衛和店主,也都按照何家規矩,每人分到一個。何老太公把剩下的八個柑子剝開皮,再平分給每人兩瓣,還剩下三瓣,就分給何老太婆和最小的玄孫和玄孫女,每人一瓣。他要大家把柑子當堂吃光,不能帶走。
正德皇帝不解地問:“請問老太公,為什么分柑子而不分梨子呢?”
何老太公捋了捋雪白的胡子,微笑道:“我們何家能夠五代同堂不分家,正是因為我們歷來分甘(柑)同味而不分離(梨)啊!”
正德帝恍然大悟說:“原來如此!”
他回到京城,親筆寫下“祥和世家”四字金匾,派欽差送到珠璣巷。
何家榮獲御賜金匾的消息,轟動了整個南雄縣,知縣大人急忙趕來珠璣巷向何老太公祝賀,還自己捐資大擺酒席,遍請珠璣巷的居民,更請來了一個戲班,熱鬧了一整天。
唯有對面屋外號叫“青竹蛇”的不去欽宴、看戲,整天都關上大門,閉著窗戶,躲在屋里。他心胸狹窄,妒忌何家得到如此殊榮,把那塊懸掛在何家大門門楣的金匾看成是眼中釘、肉中剌。
當天晚上,珠璣巷的居民們都進入夢鄉了。“青竹蛇”走到何家門口,架上木梯,上到梯上,正要動手摘金匾時,金匾突然放出萬道金光,剌得他眼花頭暈,手腳麻痹,一個趔趄,摔下地來,感到右腳一陣陣鉆心的劇痛,再也站不起來,就扔下木梯,爬回家去。
第二天,何家知道了“青竹蛇”偷摘金匾的事,一個曾孫說要去報官。何老太公說:“他偷摘金匾,欺君犯上,官府自然會知道,會治他罪的,我們就得饒人處且饒人吧。”
“青竹蛇”聽說何家息事寧人,反而越加我怨恨,逢人就說他的腿是何家的人打斷的。直到他臨死時,他還要他的孩子替他報仇雪恨。
星移斗轉,一百年過去了,明朝換成了清朝。何家傳到六祖公持家。他遵循祖訓,同樣五代同堂,維持著金匾所書的“祥和世家”。
何六祖公的小玄孫阿德有一個同學,叫“芒鼠”,是“青竹蛇”的第五代孫子。一天,在放學回家路上,阿德看到“芒鼠”在樹蔭下欺負一個五六歲的女孩,要小女孩脫下褲子讓他看屁股。小女孩關羞得蹲在地上掩面哭泣,邊哭邊罵道:“你個死壞蛋,死壞蛋。”
“芒鼠”齜著兩排黃色的大門牙,惡狠狠地說:“我數一、二、三,再不脫褲子,我就動手幫你脫啦。”
阿德怒火中燒,氣憤地走上前去,指著“芒鼠”的鼻子責罵道:“你不是人,是個小畜生。”
“芒鼠”面對比他高大壯實的阿德,心驚膽怯,要打是打不過阿德的,可他又不甘示弱,蠻橫地說:“哼!老子不怕告訴你,我爹去了衙門告你家反清復明,官府就快派兵來殺絕你一家了。”
阿德一聽,吃了一驚,為了探出“芒鼠”的實話,他鎮定地問:“你爹有什么證據?”
“芒鼠”冷笑著說:“你家門口掛著的金匾就是最大的證據,還有一個證據就是你取名阿德,說明你家懷念正德皇帝呢!”
阿德痛恨“芒鼠”父親毒如蛇蝎,怒不可遏地叱道:“你胡說!”
“昨天晚上,是我親耳聽我爺爺和我爹說的,信不信由你。” “芒鼠”哼著“咚鏘!咚鏘!”的鑼鼓聲走了。
阿德心急如焚,一口氣跑回家,書包還沒放下,便將“芒鼠”所說的話,一五一十地告訴給父親聽。他父親驚出一身冷汗,像尊菩薩般在木然坐著。他焦急地說:“爹!快想辦法呀!”
阿德的父親急忙走去告訴他的父親,他的父親又去告訴父親,后來,一齊走去后院和何六祖公商量對策。
何六祖公不禁嘆息道:“唉!想不到過了這么多年,他們還記恨記怨,真是冤家宜解不宜結啊!”
阿德站到何六祖公的面前,道:“祖公,小孫有句話,不知該說不該說。”
何六祖公說:“盡管說。”
阿德說:“祖公,我們逃走吧!”
何六祖公把阿德摟到懷里,斬釘截鐵地說:“說得對,逃走,連夜逃走,舉家逃走!”
何家滿門老少,刻不容緩行動起來,收拾能夠帶走的細軟和衣物,摘下門楣上的金匾,交給何六祖公包裝好,再交由阿德父子帶走。他們一家三十多人,一個跟著一個從后門出去,神不知,鬼不覺,乘船南下,逃離了滅門之災。
他們到底去了哪里定居呢?沒人知道半點消息。一直到了清朝滅亡,民國建立之后,傳聞有人沿著湞江南下,到珠三個洲去考查過何家和金匾的下落,卻始終查不到一點蹤跡。
整理:林亮坤
快乐飞艇介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