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: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>粵北風情

稻香韶州

你不是第一位進入中國大陸的歐洲耶穌會的傳教士,卻是第一批入華耶穌會士中間最具歷史影響的杰出人物。
明萬歷二十八年十二月二十四日,也即是西歷1601年1月27日,你以“大西洋陪臣”的身份,押送“所貢方物”,馳驛抵達北京,并向中國皇帝獻上西方寶貝自鳴鐘的時候,人們記住了你的名字:利馬竇(Mattro Ricci),一個意大利籍耶穌會士。
當你得到明朝廷特許在京居住的那一刻,你流淚了。因為,你等待這一天,等得實在太久了,足足等了17年。
1552年10月6日出生于意大利馬塞拉塔市,中學畢業后就加入耶穌會。早在明萬歷十一年(1583年)仲秋,你就隨同會傳教士羅明堅由澳門進入廣東首府肇慶(當時兩廣總督駐地),那時你才31歲。
自從踏上到這個神秘的東方文明古國傳播天主教的不歸之路,你便同你的上司范禮安和羅明斯一樣,念念不忘要進入北京,可這條路并不順利,而且充滿坎坷和曲折。
你和羅明堅雖在肇慶居住了6年,建起了中國大陸第一間天主教堂。誰知到后來,由于當地不斷發生反對教會事件,新任兩廣總督劉德文宣布對你“理當驅逐出境”。當時給你兩條路選擇:“放返澳門或令遷往韶州之南華寺居住。”
為什么要把你遷往南華寺跟和尚們在一起呢?這實際上是一個文化差異造成的誤會。
當年,傳教士首入中國大陸時,見佛教盛行,誤以為以“僧人”的面目出現,更易被中國人所接受。于是,他們剃光頭、著僧裝,以“洋和尚”的模樣進行傳教。而中國官員和民眾大都不知天主教為何物,以為和佛教相似,便簡單地采取“合并同類項”的方式,把“洋和尚”與中國和尚安排在一起。當時,你對韶州一無所知,堅決不肯去,可是求懇無效。與其退出中國大陸,還不如先找個立足點再說。
1589年8月15日,你悵然離開肇慶,乘舟騎馬,經8天長途跋涉,到達韶州南華寺。
韶州是南北交匯之地,對各種文化有很大的包容性,對你這位“洋和尚”的到來,持歡迎的態度。在這里,你結交了兩位終身朋友,讓你對中國有了深刻而具體的認識,使你受益非淺。
第一個朋友是自號太素的瞿汝蘷。這位江南貴胄,浪跡南粵,尋求煉丹術,聽說南華寺來了個懂“奇技異術”的“洋和尚”,便追蹤至韶州投師,旋即被你傳授的歐洲測天度地技術迷住。可是你這位老師從學生那里也許獲益更多。瞿太素分析你在肇慶傳教失敗的情況后,給你開了個良方:“充僧改儒”,緩談“歸化”,多講實學,把著書立說置于口頭宣講之上。
瞿太素的一番“點撥”,讓你開了竅。以前在華傳教只“寄希望”于地方官員,現在才明白首先要取得士大夫的認同;以往見官必跪,恭順備至,卻總被官員輕視,原來毛病就出在裝束模仿僧侶上。于是,你接受了瞿太素的建議,脫下袈裟,換穿儒服,頭戴四方平定巾,身穿紫黑緋袍,雖有些不類不倫,倒也成了一個有學問的儒士,你自稱“西儒”,還取了個中國名字叫“西泰”,意即來自泰西(歐洲)。
第二個朋友是南雄知府王應麟,這是一個開明重情義的官員。你通過一個信教的南雄籍老板的介紹,認識了王應麟。他不僅以迎接貴賓的儀禮隆重歡迎你,一天數席,讓你應接不睱;還支持你傳教,為教徒受洗。后來,你病逝后,已任順天府尹的王應麟還為你的墓葬地撰寫碑記。
當初到韶州,你是孤獨的。在肇慶,你還有羅明斯帶著傳教,而這次到韶州,你是只身一人前來,本有點“流放”的感覺,但沒想到韶州卻意外地成了你的福地,成了一個本以為無路可走的死局的“活眼”,“置之死地而生”。你以“西儒”的身份,自由而平等地出入當地官場和仕林,你揚長避短,專揀中國士紳不熟悉的課題,天體結構,地球形態,幾何邏輯,異國風情,以及西方經院哲學等等,到處宣讀,還送他們從未見過的自鳴鐘、三棱鏡、望遠鏡等。你果然達到預期效應,這些中國讀書人納悶不解地說:“這個外國人怎么比我們知道的還多。”
你通過“科技傳教”,以友誼收獲信任,以知識獲得尊重,因而你開始取得在中國傳教的第一步成功。首先,你獲得韶州通判呂良佐同意,在光孝寺旁建起了一座天主教堂,后又在南雄建起了另一座天主教堂;1603年,你雖然離開韶關已經8年,留在韶州的天主教徒又得到當地官民的幫助,在靖村建起了中國大陸第一間鄉村天主教堂。
在韶州,通過以“西儒”的身份交往、學習,你漸漸調整在華傳教策略,悟出在中國傳教,要走“中國特色”之路,要采取“慢慢來”策略。于是,你堅持與儒者認同,不僅在言行上力求向世俗士人靠攏,廣交朋友,熟悉中國文化,而且還重視著書立說,獨立用中文撰寫了一本新的《要理問答》——《天主實義》,印刷后在全中國使用;你又與瞿太素合作,譯出了《幾何原本》的首卷,這為你以后和中國科學家徐光啟同譯《幾何原本》前6卷打下了基礎。
據不完全統計,你在中國的28年,共有漢文譯著19種。你用中文撰述的論著和譯作,使中國人開始接觸文藝復興以后的歐洲文化;你用西文記敘中國印象和在華經歷的書信、回憶錄,以及用拉丁文翻譯的《四書》,也使歐洲人初步了解傳統正在變化的中國文化。這是你最終成為中外文化傳播交流使者的意義所在,而這一切的起點,都源于韶關。
你在韶州整整生活了6年,這是你改弦易轍、取得成功的時期。本來,你曾計劃自粵朝北步行,一路傳教。但肇慶被逐的經驗,使你改變想法,以為非得皇帝特許,才可能在帝國境內自由傳教。誰知事情遠比想象的歷程困難得多。1595年,你在韶州邂迨兩廣總督石星后,就倉促離開韶州,登上了北上之路。然而,你先后在南京、南昌輾轉6年后,才于1601年被特許進入北京,終圓眾多傳教士之夢。
你曾說過:“世上的萬事萬物在萌芽狀態時外觀都十分渺小和難以辨認,人們很難相信它們會最終發展成為標志著偉大時代的偉大事物。”在走向成功的一刻,你還會記得你的始發地韶州嗎?
你在回憶錄《利馬竇中國札記》卷四第十七章的題名為“在韶州的莊稼開始成熟了”。你姓“利”,是否暗示著,你這位來自西方的“利”刀,也像中國農夫一樣握著鐮刀割禾,在粵北這塊大地收獲你的成功的?王林書先生在其著作《粵北文化研究》中說得好:
 
韶州是利馬竇由失敗走向成功的關鍵所在。沒有韶州這片熱土,利馬竇離開肇慶,只能踏上返回澳門的失敗的歸船。粵北熱土首先是挽救了利馬竇,然后是成就了他。”
 
今天,在韶關南郊濱江路上,富有創意地建起了一條2.5公里長的雕塑長廊,它以弘揚民族精神、展示歷史文化、強化道德教育、提供休閑為宗旨,成為韶城“新十景”之一。我沿著江畔詩意地走著,欣喜地看到了“文明曙光”(馬壩人圍獵)、石峽人耜耕稻作、天地同和(韶樂文化)、一花五葉(禪宗文化)、宰相風度、余靖從政六箴、瑤山長鼓舞、珠璣尋根8組歷史文化雕像,以及聞雞起舞等8組成語典故雕像。
當然,我也有少許的遺憾,因為不見同是晚明時代的布衣學者廖燕、抗倭大將陳璘、中外文化交流使者利馬竇等的雕像。他們可都是粵北文化不同形態的代表人物啊。長廊很長,但愿會有“補救”的哪一天。當年,明末大學者李卓吾曾在送給利馬竇的扇子上題曰:
 
逍遙下北溟,迤邐向南征;
剎剎標名姓,山山紀水程。
回頭十萬里,舉目九重城;
觀光上國未?中天日正明。
 
我想,正如詩中所述,那些為歷史作過貢獻的偉大人物,會如莊子《逍遙游》的大鵬,逍遙于歷史的天空。
快乐飞艇介绍